远东新闻网

热点
分享有价值的远东新闻
每日新闻播报,每日新闻,新闻摘抄,今日头条新闻,新闻最新消息今天

广昌战役 吕黎平目睹“死守广昌”之惨烈:刺刀弯了,一脚踩直,继续拼!

更新时间:2021-11-21 13:42:04

电影《浴血广昌》剧照

4月28日,敌人在广昌城的第一线集结了十余师的兵力,向红军发起总攻,战斗首先在县城北郊打响。多如牛毛的敌人,在飞机、大炮等猛烈火力支援下,发起疯狂的冲锋。红军顽强阻击,但总是压不住敌人。这时,大批的纠察队员、赤卫队员扛着鸟铳、大刀、长矛,一起赶来配合作战。他们进入阵地一看,才发现面对敌人的现代化火器,自己手中的家伙根本不顶用。

后来,敌人终于冲进工事。赤卫队员们便同红军指战员一道,操起家伙朝敌人扑过去。在那滚滚硝烟中,刀光闪闪,鲜血迸射。

战斗进行到下午的时候,战局对红军更加不利。坚守县城的红十四师,只好逐渐撤退到城南一带山上构筑工事,防备敌人继续突击。

傍晚,敌罗卓英部三个师开进了广昌城。300多个群众被敌人逮捕,大多数群众被敌人用枪口逼着当挑夫,修马路,老弱病残被杀死,妇女被成群地押往南丰敌军营,红军和地方干部的家属遭到残酷迫害……

敌人占领广昌城后,反革命气焰更加嚣张,猖狂地叫嚷什么“门户既开,堂奥难保”,企图长驱直入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中心——瑞金。

自4月28日敌人占领广昌城的那天起,到高虎垴战斗打响以前,敌军在近3个月的时间内,一面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向西、南两线推进,一面投入大批兵力,在沿线构筑各种工事,用以进一步推行他们的“步步为营”的战略方针。

广昌高虎脑红军烈士纪念碑

7月,红五军团奉命固守广昌西南的头坡,顶住向宁都进攻的敌人;红三军团撤到广昌南部的贯桥地区设防,准备利用广石宁之间的高虎垴险要地形,阻击南进石城的敌人。红三军团的第五师处于正面,在大寨垴、高虎垴一带防守,红四师作为红五师的右翼,红五军团十三师在红五师左翼,数万红军部队摆成一道几十里宽的防线,用以执行“左”倾冒险主义者的消极防御战法。我随北线总指挥部行动,每天都向下面打电话、传达指示,三令五申要修筑坚固的工事,要守备部队准备付出最大的代价,死守阵地。

于是,红军指战员们筑堡挖壕,准备战斗。

前前后后十几天过去了,还不见敌人的动静,战士们更加不安起来。我们陪首长去检查工事时,就听到战士们气愤地质问道:“红军为什么只能防守,不能进攻?只能招架,不能还手?真气人!”一些老战士对现在的打法不理解,便追述起毛泽东指挥红军横扫七百里,五战五捷,痛快地打破敌人第二次“围剿”的故事来。大家都认为,反第五次“围剿”战斗要是有毛泽东指挥,肯定不会像今天这样处处被动挨打……

7月24日早晨,大批敌机几乎贴着地面向红军阵地俯冲过来。接着,敌人的大炮又响了。不一会儿,敌人开始冲击。战士们立刻进入工事,阵地上一片沉寂。敌人发现红军阵地上毫无动静,以为是刚才的轰炸和炮击生了效,就漫山遍野呐喊着冲上山来。等到冲在最前面的敌人进入射程以内时,红军指战员手中的武器立刻吼叫起来,手榴弹也一个接一个飞出去。在前面开路督战的敌人,随即躺下一大片,后面的敌人却仍旧继续往上冲。但他们没走几步,又踏响了红军埋在前沿的地雷,被炸得人仰马翻,尸横遍野。没有踩响地雷的敌人,就急急往后退。然而,山坡早已被红军劈成了峭壁,蜂拥而至的敌人你挤我搡,结果纷纷踏空摔下去……

敌人一批批地往上涌。红军以猛烈的火力,把敌人压得抬不起头。敌蓝衣社的亡命之徒就趴在地上,一边打枪,一边往上爬,到了工事前面,跳起来你挤我轧地往上冲。阵地万分危急!就在这时候,红军指战员们跃出工事,用刺刀和枪托又把敌人打下去……

到敌人发起第二次进攻的时候,在红军阵地的前沿,除了没被踏响的地雷外,什么掩体、交通沟、战壕,统统被敌人的炮火摧毁得所剩无几了,加之我们部队的弹药又快打光了,战斗进行得更为艰苦。指战员们只好用擂木、滚石代替武器,继续坚持战斗,使红军遭受到很大伤亡。

电影《浴血广昌》剧照

敌人不断向我军坚守的阵地冲击,有些工事已被敌人占领了,但李德仍要军委总部向各部打电话,迫令部队“不让敌人前进一步”。指战员们只好又端起刺刀迎击敌人。刺刀拼断了、弯了,就用拳头打,用脚踢,甚至抱住敌人一起滚下悬崖……

夜幕快要降临时,敌人停止了进攻。红军阵地暂时保住了。在这一天中,红军指战员饭没吃一粒,水也没喝一口,弹药也打完了,更严重的是有些团营竟然减损1/3以上。指战员们充满一股怒气,痛斥这种阵地战的打法。

许多身经百战的老战士说,在前几次反“围剿”战斗中,毛泽东亲自指挥我们作战,有打必胜,从来没有碰上今天这种倒霉情况。红军没有毛泽东,就会完蛋。

从这天起,激烈的战斗不间断地打了6天。敌人虽然遭受损失,但红军的处境越来越糟:兵员猛减,弹药枯竭,工事被毁。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,部队只好短距离的撤退,继续筑垒,阻击南进的敌人。

不久,广昌大会战的最后一次恶战到来了。

8月27日半夜时分,敌汤恩伯纵队约五个师兵力,依靠夜色的掩护,悄悄地摸到红五师构筑的宝峰山工事前面约3米左右的松林草丛中潜伏下来。拂晓,敌人先是轰炸、炮击,随后又架起无数机枪向红军阵地猛烈扫射,把红军部队压在掩体里无法动弹。大约一顿饭的工夫,敌人停止了炮击和扫射。等红军指战员迅速钻出掩蔽体时,才发现敌人已经不声不响地爬到了跟前,这时候枪没法放了,手榴弹也扔不出去。红军指战员们立即挥起马刀,朝敌人砍去……

此次敌人的突击速度比历次战斗都快得多。红军的伤亡相当大,一些连队只剩下连长带领几个战士突围出来。部队只得且战且退,逐渐甩开敌人,退到广昌邻县石城北面的小松。

这一天,敌人共突破红军的三道阵地,前进10华里。在“左”倾冒险主义者的指导和李德的瞎指挥下,红军在广昌大会战中伤亡5600余人,遭受巨大的损失,而俘敌仅130余人。于是,红军被迫在8月底全部撤出广昌县境。

第五次围剿陈诚大胜获蒋介石犒赏。图为蒋介石与陈诚资料图

在当时红军装备低劣的条件下,李德采取这种以堡垒对堡垒的阵地战,“短促突击”,极大地束缚了红军的手脚,抑制了红军的灵活机动,无法施展我军的优势。广昌战役是一次典型的教条主义的表现,招致了中央红军在人力和物力上的重大损失。

电影《浴血广昌》剧照

李德从1933年10月进入中央革命根据地担任党中央的军事顾问,至1935年1月遵义会议被解除职务,在这一年多的时间内,尽管他主观上可能是想把中国革命引向胜利,但客观上却起了相反的作用。历史已经证明,李德在实际操纵中革军委的军事指挥大权期间,不仅没有协助引导中央红军粉碎蒋介石的第五次“围剿”,反而迫使第一方面军离开中央革命根据地,进行艰苦的长征。

吕黎平将军简介:

吕黎平,原名吕继熙,化名李维先。江西省兴国县人。1917年1月出生,1930年加入县工会,投身革命,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,1932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,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。

土地革命时期,任兴国县少年先锋队总队长,中国工农红军军事政治学校政治部青年干事、叶剑英校长机要秘书,中革军委总司令部作战局参谋,红军前敌总指挥部作战局作战科副科长,红军西路军总指挥部情报科科长等职,参加了中央革命根据地第三、四、五次反“围剿”和二万五千里长征。

抗日战争初期,受党中央委派入新疆航空队学习飞行,担任飞行班班长、党支部书记,成为我党培养的第一代飞行员之一。

解放战争时期,先后任东北民主联军航空学校飞行教员队队长、训练处处长,沈阳、平津军管会航空接管处处长,南京军管会空军部部长等职,参加了辽沈、平津、渡江战役。
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四航空学校校长,丹东中朝空军联合司令部作战指挥员,空军指挥员训练班主任兼党委书记、空军高级航空学校校长,福州空军指挥所值班指挥员、空军第一军军长,沈阳军区空军副司令员、沈阳军区空军正兵团顾问等职。

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,1961年晋升为少将军衔。荣获二级八一勋章、二级独立自由勋章,一级解放勋章,1988年7月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。

2001年1月22日因病在沈阳逝世,享年84岁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