远东新闻网

热点
分享有价值的远东新闻
每日新闻播报,每日新闻,新闻摘抄,今日头条新闻,新闻最新消息今天

云中记 《云中记》 一部勇气之书 一条圆满之路

更新时间:2022-02-28 11:30:44

我一动不动坐在那里,开始书写,一个人,一个村庄。我没有按照写作畅销书的路数,在《尘埃落定》所开辟出的熟悉地盘上重复自己。我愿意写出生命所经历的磨难、罪过、悲苦,但我更愿意写出经历过这一切后,人性的温暖和闪光。

洛伊

《云中记》讲述了一个有300多人的藏族村落“云中村”在汶川地震中失去100多人的故事。灾害发生后,根据地质监测,该村所在的山体将在几年内滑下,坠入岷江。村民们必须离开世代居住的大山,离开山里的生物,离开他们信仰的山神,把整个村子搬到平原上一个安全的地方。然而,搬到新房子后,村里的神父阿坝变得越来越不安分。他总是想念那些已经逝去的人,最后决定回到原来的村庄,照顾那些亡灵,找到他作为牧师的使命...

与此同时,祭师阿巴的外甥任钦却在用另一种方式找寻着自己的使命。他是一位外出求学又回到乡亲们身边的青年干部,负责移民搬迁工作。任钦要带领乡亲们走向新的生活,却也面对着种种现实的问题和困难……

这是一部饱蘸深情、庄严隆重的作品。这更是体现文学的高贵与尊严的写作,这是一本喜欢杜甫的作家才能写出的书。杜甫之成为中国诗歌的最高峰,不只是诗歌艺术,更是在精神世界的高度上,那种“造次必于是,颠沛必于是”的时刻系怀天下苍生,设身处地为别的生命着想的仁者胸怀。《云中记》中体现的正是这样的精神高度与仁者情怀。

这是一部充满深情、庄严、宏大的作品。这是体现文学高贵与尊严的写作。这是一本只有喜欢杜甫的作家才能写的书。杜甫之成为中国诗歌的最高峰,不仅在诗歌艺术上,而且在精神世界的高度上。“发大财,有所作为”的时刻,是关心整个世界,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仁心时刻。正是这种精神高度和仁者情怀,体现在《云的故事》中。

《云中集》创作的缘起

文/阿来

地震三四年后,阿莱看到一张朋友拍的照片,这一幕一直被他珍藏。地震后,一些村庄不适合重建,所以他们整体搬迁。摄影师在一个废弃的村庄里,拍摄到巫师独自为迷路的村民做事。虽然这一幕让阿来很震惊,但他还是没有写。直到昨天下午,这张照片,连同他在地震灾区的一切感受、所见所闻,才被神奇地激活。然后,阿来致力于一个已经准备了10年没有任何初步准备的写作。

那时,很多作家都开写地震题材,我也想写,但确实觉得无从着笔。一味写灾难,怕自己也有灾民心态。

地震后不断发生的地质灾害。2017年6月24日,一个叫新磨的村庄被滑坡掩埋,60 余户人家,近百条生命瞬间消失。地质专家认为,滑坡是因为汶川地震后造成的地质应力改变。大地并不与人为敌,但大地也要根据自身的规律发生运动,大地运动时生存其上的人却无从逃避。

地震后持续发生的地质灾害。2017年6月24日,一个叫新磨的村庄被山体滑坡掩埋,60多个家庭近百条生命瞬间消失。地质专家认为,滑坡是汶川地震后地质应力变化引起的。地球不是人类的敌人,但地球必须按照自己的规律运动,地球运动时,住在上面的人无法逃脱。

十年前地震发生那一天。我用同样的姿式,坐在同一张桌子前,写作一部新的长篇小说。这回,是一个探险家的故事。下午两点二十八分,那个时刻到来的时候,城里响起致哀的号笛。长长的嘶鸣声中, 我突然泪流满面。我一动不动坐在那里。十年间,经历过的一切,看见的一切,一幕幕在眼前重现。半小时后,情绪才稍微平复。我关闭了写了一半的那个文件。我要用颂诗的方式来书写一个殒灭的故事, 我要让这些文字放射出人性温暖的光芒。我只有这个强烈的心愿。让我歌颂生命,甚至死亡!

十年前,地震那天。我用同样的姿势,同桌而坐,写一部新小说。这一次,是一个探险家的故事。下午2点28分,当那一刻到来时,这座城市响起了哀悼的哨声。在长长的尖叫声中,我突然大哭起来。我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。在过去的十年里,我们所经历和看到的一切都重新出现在我们眼前。半个小时后,情绪稍微平静下来。我合上了写了一半的文件。我想用颂歌的方式写一个死亡的故事,我想让这些文字散发出人性的温暖。我只有这个强烈的愿望。让我歌颂生命,甚至死亡!

阿莱山脉

作家,四川省作协主席,曾任《科幻世界》杂志主编、总编及社长。1982年开始诗歌创作,八十年代中后期转向小说创作。2000年,其第一部长篇小说《尘埃落定》获第五届茅盾文学奖。2018年,其中篇小说《蘑菇圈》获第七届鲁迅文学奖。主要作品有诗集《梭磨河》,小说集《旧年的血迹》《月光下的银匠》,散文《大地的阶梯》《草木的理想国:成都物候记》,小说《尘埃落定》《空山》《格萨尔王》《瞻对》《三只虫草》《蘑菇圈》《河上柏影》等。2019年,出版最新长篇小说《云中记》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